《破风》:自行车运动的奇观秀

    (文/lovefaye2002)或许《激战》口碑与票房的双赢让林超贤导演自信满满,很快又于两年后推出了另一部运动题材的《破风》,力图重现《激战》之辉煌。然而《激战》之所以取得成功,还是因为它所表现的MMA综合格斗虽然属于竞技体育,但还是港人最爱的“拳头+枕头”范畴之列,那拳拳到肉的擂台格斗,同曾经的那些经典功夫片一样刺激着观者的肾上腺激素。可到了《破风》这里,却变成了较为冷门的自行车运动,虽然是全世界第一自行车大国,但国人的自行车竞技水平却难登大雅之堂。自行车作为重要的元素在华语影片中出现过不少,比如王小帅《十七岁的单车》中的“以车抒情,以车载道”,还有《甜蜜蜜》中黎明骑着自行车载着张曼玉的经典温馨画面,但像本片这样,从头到尾都是自行车比赛的影片还从来没有过!
 
    冷门的运动自然引不来票房,好在影片的质量仍属上乘,林超贤不愧为香港中生代导演中的翘楚,能将自行车这项在电视转播中并无吸引力的运动拍的如此具有观赏性。影片的一开始,他便以“自行车竞技世界以三个级别区分”,“而每个车手最梦寐以求的,就是进入全世界只有十八队的精英一级队”来构建宏大的自行车竞技江湖,这是符合港人的叙事风格的,他们最擅长将一切题材的影片都翻炒出武侠味来。而竞技题材的影片,往往有两种最常见的母题,一是菜鸟经过修炼后终成大师,二是王者跌落谷底后重回巅峰。在《激战》中,我们就看到了两种母题的相互交融,并由后者奏出了影片的最强音。而在《破风》的前十分钟,正当我们以为这又是一部菜鸟打通关的影片时,影片却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无论是彭于晏饰演的仇铭,还是窦骁饰演的邱田,都以超强战力的姿态出现,即使作为车队的配角——破风手,也能在比赛的关键时刻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这也让影片一开始就高潮迭起,炫光队和幽灵队的前后两场对决也被拍的惊险刺激,扣人心弦。而无论是立哥父女俩那测量心率的先进仪器,还是比赛解说那源源不断的自行车专业术语,都让人长了见识,比赛过程中的上坡下坡弯道环岛,都是奇观展示的绝佳舞台,只见自行车在以60公里以上的时速飞驰,下面链条的激烈振动更是带来了强大的视觉冲击力,以至于观者的心与车手紧密相连,生怕链条飞出,酿成车毁人亡的惨剧。好在林超贤没有那么残忍,他只是让踉跄、推搡、碰撞的小事故发生,最惨也莫过于王珞丹饰演的黄诗瑶脚部大出血!
 
 
    影片的前三分之一为我们展示了炫光队的荣耀时刻,而中间部分则是车队解散,三大主将各自单飞后的生存状态。曾经的破风手成了冲线手,性格和身体上的弱点也开始被逐步放大,无论是好胜狂躁,还是心率不佳,都为他们之后的失败埋下了伏笔。而与之同时,友情、爱情和亲情也纷纷袭来,试图从多个维度来书写四位主人公的人生。这种手法也是与《激战》一脉相承的,然而亲情只是一闪而过,爱情更加如同鸡肋,真正动人的还是三位男神之间肝胆相照的友情,甚至含情相视的基情。没有王珞丹,影片依然很工整,但没有了三人中的任何一位,影片就会彻底散了架!
 
    所以影片的最后部分依旧是三个男人之间的故事。先是仇铭和邱田配合,赢得韩国“麦迪逊”的地下赌局,其中“麦迪逊”两人配合上下轮转的比赛模式,又为影片增添了一项奇观展示。最后的腾格里沙漠自行车赛,更是三人同场竞技,沙漠中恶劣的天气条件为比赛营造了更为凶险的气氛环境,从意外的大撞车到烈日下的暴晒再到暴雨区的狂浇,长时间的折磨迎来的是最后冲刺时三人位置的互换,而此时故事的反转也给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结局,好胜之人牺牲自我,原本的配角成了主角,而一向稳重老练的男神却失算栽了跟头!
 
    比赛结束了,三人的运动人生却远没有结束,有的步入世上最神圣的自行车殿堂为心目中的偶像破风开道,有的却依然通过高海拔孤独的训练来克服自己的心魔。从根本上来说,这还是一部励志的电影,正如片尾所打出来的那样——献给所有为梦想不断打拼的你!